正文部分

铃藏是以藏族为主体的民族自治区

铃藏被称为宗教圣地,原始的自然宗教--苯教和佛教,都曾在这里流传。十世纪以后,佛教在铃藏再度兴起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藏传佛教。藏族在基本上,是一个全民信仰藏传佛教的民族,只有少部分的群众信仰苯教、天主教。铃藏自治区境内的其他民族,也都有自己的信仰。有的民族受藏族影响,信仰苯教或佛教,如门巴族;有的民族则保持着自己的传统信仰,如珞巴族等。而铃藏还有着为数不少的伊斯兰教徒,其信仰者主要为回族。铃藏是以藏族为主体的民族自治区,其他的还有回族、门巴族、珞巴族等。未识别的民族则有夏尔巴人等,其人数较少,只有两千余人。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跟汽车,汽车在公路上颠簸动荡,到达铃藏宾馆时,众人都累得想爬都爬不起来。望着坐在大厅沙发上众位同事极度疲劳的模样,有的脸色已经发青,只有言琪的情况比较好。看到这情形,龙如风想道:“他们这个样子,最大的原因,还是在青苗这里海拔高达三千八百米,空气所含的氧气极少,他们这些人可能一下子不适应。”龙如风向宾馆的服务员要了一些氧气袋,每个人发一个氧气袋给他们。他们拿起氧气袋,就像是在沙漠中见到水一样,拼命的吸取起来,过了半晌,他们煞白的脸色才稍微有些红色。看着他们几个吸取氧气的情景,龙如风感到好笑,暗道:“在飞机上他们还在跟身边的女伴吹牛皮,说他们的身体多好,就是在珠穆朗玛峰站上一天都没有问题,有的更夸张,说站上三天都没有问题,不要说小小的青苗海拔才最高三千八百米。”龙如风由于体内的真气,平常会自动慢慢的向大周天运转着,所以除了有点不大习惯以外,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大问题,还是神采飞扬的,而言琪也心神气定的站在一边望着大家。转眼之间,他们已经把氧气吸完,看到龙如风像一点事情都没有,脸色也不像他们那样的煞白,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,大家都把他当成怪物般的看待。杨昆抢先问道:“你这小子是什么怪胎,你看大家都像散了骨一样,累得想爬都爬不起来。你倒好,不但不用氧气袋,整个人还精神焕发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我们所不知的秘诀呀!”龙如风看着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一时间童心乍起,便呵呵地笑道:“那当然有秘诀了,要不然,我为什么不用氧气袋,你们要用!”说到这里,吊着他们的胃口不再说下去。言琪以为他要说什么修炼的方法,也打起精神倾耳细听。言副总裁像个死猪一样,半躺在沙发上,伸手再向服务员要了一袋氧气,也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,拼命吸取着氧气袋里的氧气。杨昆抖了抖精神,赶紧问道:“有什么秘诀,赶快说来听听,也好让我们用不着这么累。”龙如风望着他们都集中精神,倾耳细听的模样,心里不由得感到好笑,嘴边露出一丝笑意,问道:“你们真的要听?”杨昆急着喝道:“废话少说,快点把秘诀说出来。”龙如风装做想了想,然后像是若有其事的凝重道:“你们知道这人分为阴阳,男为阳,女为阴,所以女人喘出来的气息就叫做阴气,而男人的就叫做阳气。当男女在一起说话时,他们之间的气息就会被对方吸收进去,从而使一段时间气息不纯。”“而你们几个由于在机上都聊天聊得太投入,所以使你们阴阳之气失调,从而导致你们现在处于陌生的环境而受不了。”言琪看龙如风搞了半天,竟说出这番话来,噗哧一声笑了起来,脸上的笑容仿佛千百枝桃花齐齐绽放般。众人一听这话,犹如炸弹般的向龙如风攻击起来,大骂他胡说八道。龙如风挥了挥手,示意大家停下来,说道:“你们不相信,我现在就找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给你们看。”说着,用手指了指言琪道:“你们看言总监她有没有跟你们说话,而她有没有用氧气袋?她的气色比起你们怎么样,我想不用我说了吧。”众人听到这话,才想起来言琪也没有用氧气袋,而身体状态也比他们好。众人面面相觑,半信半疑的望着龙如风,脸上都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。言副总裁刚刚吸完第二包氧气袋,听到龙如风这么说,一副不相信的神情,反驳道:“那我没有带女朋友来,为什么我也会这么累?”龙如风望着言副总裁,说道:“这个吗……是有原因的,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我不好说出来。”言副总裁哼一声道:“你有什么就说出来,不要管别的,我看你是没话说。你要是能说出理由,我就用我私人的钱奖你三个月的薪水,说不出来的话,你就向着众人说自己是胡说八道!”龙如风呵呵地笑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等一下不要怪我呀。你的状态不好,其实也是跟他们几个一样,是由于受到阴阳之气的混乱而成。在飞机上,坐在你旁边的那个穿着黄裙子的女孩子,不是一直在跟你聊天吗?”言副总裁怒喝道:“乱说,我什么时候跟那个女孩子聊天,你是无话可说,随便说吧。”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想:“我给你来个死不承认,看你能奈我何。这下子你不出丑也难。”想到这些,嘴角露出一丝丝的笑意,望着龙如风。龙如风暗骂道:“你还跟我来这一招,在飞机上不要说一个人的说话声,就是一只蚂蚁的走路声,我都能听得到。当时我明明听你跟那个女孩子叽哩咕噜的在说话,你还认为你跟我们坐得远,我就不知道你的事。”龙如风想到这些,笑嘻嘻的说道:“言副总裁,虽然我的座位离你很远,但是我有个证人。还有,你跟那女孩子之间谈的话,要不要我说出来听听。”言副总裁心想:“我就不相信你离我那么远,还能听到我们之间的谈话,你又能找出谁来做证。”于是言副总裁哈哈的笑道:“你倒说说,你的证人是谁?”龙如风呵呵地笑道:“还有谁,就是我们的言总监,她一直坐在你的旁边的。”说着,便转过身望着言琪道:“言总监,你说,我说的是不是很正确。”言琪听到这话,不语的望了一下她哥。言副总裁看到已经成为这样子,怕再说下去,龙如风真的知道他跟那女孩子谈话的内容。他只好说道:“这局算我输,但是我想知道,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机上跟那女孩子谈话的,你离我们那么远,应该不可能知道这些的。”说完迷惑的看着龙如风。龙如风神秘道:“这天机不可泄漏。”他接着呵呵地笑道:“手续已经办好了,我们进去吧。其实这次能来到铃藏这里,还是要谢谢副总裁和总监你们。要不然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看一下这里的人文风景,赌注就算了。”言副总裁男人气概的道:“不行,我是那样没有风度的人吗?”转过头向着身旁的财务部李经理问道:“李经理,龙如风他一个月的薪水是多少?”李经理恭敬的道:“言副总裁,龙如风他是公司刚请的职员,按公司规定一个月是一千三百元。”言副总裁听完,伸手从皮包里拿出厚厚的一迭钱,从中算了一迭钱拿给龙如风道:“这是四千元,是我赌输的。”龙如风从言副总裁手中接过钱,顺手把它放进口袋,说道:“那我就贪财了。言副总裁,我看我们现在就上去吧,你看那辆鬼面包车,从机场到这里来,全身都是黄土,我现在最想的是上去洗个澡。”大家看到言副总裁点了点头,都拿起行李走向三楼,各自回到房间里去。龙如风一到房间里,马上从旅行包中拿出几件衣服,进入洗手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。出来时才感到全身上下舒服极了,他向着床上走去,盘坐在床上,做起每天已经习惯的功课。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龙如风不敢再修炼元婴,怕一个不好,使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。龙如风把真气向着大周天运转了三十六遍,醒过来时,发现丹田中的真气又比以前纯多了,下丹田里的那颗金黄色的内丹,更加的发出耀眼的光芒。龙如风心想:“看来修炼还是跟地理位置有关,怪不得以前的修真之人都要找一块山清水秀之地修真。世上传说铃藏有好多修真之人,这次来,倒要好好的访问一下,复式平码计算公式使自己能更多知道这一方面的知识。”龙如风突然感到身上所穿的外套有点硬硬的, 一肖公式计算公式搞得自己很不舒服, 精选24码期期准伸手向着外套的口袋摸去, 精选一码期期准是上次那破碎的八卦玉佩的碎玉块,他自己都忘记了。看着玉碎块,龙如风心想:“在炼器玉简上,不是记载着能把一些物体用先天真火炼化为液体状态,然后用似物法,把他们化成自己想要的形态吗?现在没有什么事情,正好拿这些碎玉来实验一下。”龙如风想着就做,把几块玉佩放在手心中,按着炼器心法,手心中发出一道真气,把它们包围住,另一只手同时也发出一道真气,把玉块凌空托起来,那玉块在真气的推动下,轻飘飘飞到他面前停下来。看到这种情景,龙如风元婴出窍,飞到玉块面前,微张小口吐出一道先天真火,直射进真气球里,那些玉块一遇到先天真火,没有过多久,就被先天真火熔化为玉液体。玉液体在真气球里,仿佛是晶莹剔透的水晶球里面,放着一个纯白色的珍珠。元婴随着龙如风的意念,化成为一道金光融进玉液中,看着融进玉液的元婴,龙如风心想着观世音的形象,元婴在他的心意推动下,那些玉液慢慢的自我化成为一个蛮腰束锦裙、脸上带着慈悲为怀的笑容的观世音菩萨。龙如风看到化像已成,便把体内的真气转为水寒之气,向着真气球输送进去,真气球里一时寒气逼人,而玉观音也从液化转成为实体。看到观音像已成,龙如风收回元婴跟真气,观音玉像也随着真气慢慢的飘回到他的手掌上。龙如风手里拿着刚刚修炼成的玉观音,只见整个玉像晶莹剔透,玉质也比以前清澈多了。龙如风暗想道:“看来,在炼化的同时,也顺便把玉里的一些杂质炼化掉了,使玉石变得更加纯正。”他想着,便按着灵器的炼器之法,把一个先天六角防御阵封在观音像里面。这时,整个炼器才真正的大功告成,只见那栩栩如生的玉观音,浑身散发出一股灵气,观音的双眼,也就是这个阵法的阵眼,吸取着天地中的灵气,然后又从身上发出道道的灵气。翌日,龙如风起来发现已经十点多,马上跑到洗手间漱洗,心想:“不知大家起来了没有。”打开门想出去看一下,只见杨昆走过来道:“大家都在言副总裁房间集合了,就差你了,他们叫我过来叫你。”龙如风关上房门,跟着杨昆来到言副总裁的房里,只见众人都围在床上,上面放着一张青苗市的地图,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在讨论着今天要去什么地方玩。言琪看到龙如风走过来,问道:“龙如风,你说一下,今天要去什么地方玩好?”龙如风耸了耸肩,摆了摆手说道:“我是无所谓,最主要是看你们。不过我看你们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,太高太远的地方可能去不了。”他上前到地图旁,指着地图中间一个地方道:“要不去八角街这里,或者小昭寺也行,听说那里是铃藏的商业中心,也是历史文化之地。不知道各位认为怎么样?”大家本来就没有什么意见,现在听到龙如风这样说,纷纷点了点头,事情就这样的定下来。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八角街,几个女人像是刚刚出笼的小鸟,整条街每一家商店都不放过。龙如风看到她们这个样子,心里想道:“怪不得人们常说,千万不要跟着女人去逛街。”他们几个男的,都变成了几位女人的搬运工,每个人大袋小袋,双手连一点空闲都没有。全队的人,就只有龙如风没有带女伴,所以他也是最闲的,轻轻松松的跟着他们的后面走。看着八角街,龙如风心里想道:“人称八角街是铃藏的历史文化之地,这话真的没有说错,整条街有一股很浓的铃藏独特文化气氛,资料专区使人走在街中,慢慢的融入到这股气氛之中。”龙如风随着他们,来到了一家铃藏文化古玩斋。古玩斋门口上挂着古香古色的招牌,写着“铃藏文化古玩斋”。斋的两边,墙壁用红木架起一个个格子,就像一个书架一样,每个格子里都放着各种各样像是很古老的物品,中间那面墙挂着一只木雕大鹏,栩栩如生,仿佛张翅要向天空飞翔。一群人走进去,各自向着身边的人指着他们看到的各种各样的新奇物品。龙如风随着众人看着斋里的每件物品,但他的目光移向右墙上一个格子时,那格子里放着一个像是以前酒瓶盖子的东西,不由得使他感到好奇。龙如风用手指着那盖子,向一位穿着藏服的女孩子问道:“小姐,能不能把那个东西拿来给我看一下。”那女孩子用手指一下盖子,问道:“先生,是不是这个呀?”龙如风点了点道:“是的,麻烦你拿下来给我看下。”女孩子把盖子拿下来,送到龙如风面前。龙如风接过瓶盖左右翻看,看了好久,都看不出这个盖子有什么名堂,用手指向盖子弹了一下,盖子响起“咚”的一声。听起来倒有点像是铜做的,但是用手摸起来,却又有点像是红木做的,整个盖子很沉重。瓶盖四周雕刻着各种各样凸出来的花纹,盖子上面有九个圆圈,每个圆圈里面都有一个像字的花纹。龙如风心想:“这有可能是藏文。”他指着圆圈的花纹,随口向女孩子问道:“小姐,请问这是藏文吗?”女孩子点了点头道:“喔!那是藏文,每个圆圈里都有一个字,总共九个字,是佛经里的一句真言,叫做临、兵、斗、者、皆、阵、列、在、前。”龙如风听到这九个字是佛经里的一句真言,一时对盖子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心,问道:“请问这个要卖多少钱?”女孩子指着盖子上面贴着一张商标,说道:“这个八千八。”龙如风一听,手一抖,差点把盖子丢掉到地下,没有想到自己认为最多几百元的东西,居然要这么多钱。龙如风再一次把盖子翻开来看一遍,说道:“小姐,这是什么东西,要这么多钱?”女孩子看到龙如风惊讶的表情,一点都不奇怪,可能龙如风也不是第一个出现这种情况的人,便说道:“我也不知是什么东西,这个价格是我们老板定的,我只是按价卖而已。”龙如风有点不死心的说道:“那能不能少呀?”女孩子摇了摇头,说道:“对不起,先生,我们这个店是不讲价的。”龙如风望着盖子,虽然对它产生了强大的好奇心,但一时之间要他拿出八千八买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东西,他还是犹豫不决。女孩子看着龙如风拿着盖子呆呆地站在那里,便向着龙如风问道:“先生,请问你要吗?”龙如风最终还是敌不过自己的好奇心,向着女孩子点了点头,转过身向着杨昆问道:“杨昆,你身上有四千元吗?”杨昆应道:“我哪有带那么多钱出来,两千就有,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?”龙如风把盖子拿给他说道:“买这个东西。”杨昆拿到手中看了一下问道:“这个多少钱?”龙如风淡淡地道:“八千八。”杨昆一听,也跟龙如风一样差点把盖子抖掉在地下,扬着盖子失声道:“你疯了,这个鬼东西要八千八,我看这东西一百元都不用。你居然要买这个鬼东西,你可知道那要你几个月的薪水。”杨昆双眼看着龙如风,像是把他当疯子一样。大家被杨昆失声的一喊,都向着他这边跑了过来。问清楚是什么事之后,都把盖子拿去研究一番。最后得到的结论,是这东西根本就不值这么多钱,百分百是骗人的东西。听到大家的结论,杨昆望着龙如风,那神情像是对龙如风说:“还好我发现了骗局,要不然你就被骗了。”看着大家那样子,龙如风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。言琪走过来问道:“还差多少钱,我先借给你。”龙如风感激地道:“谢谢,差四千,回去我还给你。”杨昆看到龙如风不听他们劝说,居然还是要买那个鬼东西,拉住龙如风的衣服喝道:“你疯了,真的要买这个东西。”龙如风不理杨昆的阻止,从言琪手中接过四千,再从皮夹里拿出四千八,交给女孩子把盖子拿到手中。大家都不可思议地看着龙如风,一个月薪只有一千三的小职员,舍得用八千八买一个不知什么的盖子。龙如风一踏出斋门口,言琪故意慢下脚步,来到他身边问道:“龙如风,你看出这个东西是什么吗,能否告诉我一下,我想能让你看上眼的东西,应该不是那么简单。”龙如风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知是什么东西,但是我感觉这有可能是一件法器,只是我对佛教的东西不是很熟,所以要回去研究一下。等一下我们去小昭寺那里看看有什么发现。”言琪笑嘻嘻的道:“我就知道,能让你看上眼的东西应该不是凡品,研究有什么心得告诉我一下。”她说完,又左右望了一下道:“其实我叫你一起来西藏,是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的。”龙如风听了一楞,问道:“什么事情,我能帮上什么忙?”言琪笑嘻嘻的道:“到时才跟你说。”说着就跑走。到了小昭寺,只见好多旅客都在这里参观,他们几个人随着旅客慢慢的参观着。龙如风一路上注意着各处雕刻着的经文,想从中找出跟那盖子有联系的地方。结果发现雕刻着那句真言的地方倒是好多,但是那都是藏文,他自己都看不出有什么关系,搞到最后他才不得不放弃,跟着他们开开心心的到处逛。逛完最后一间佛殿,已经是六点多,在言副总裁的提议下,大家来到一家看上去还可以的川菜馆。众人逛了这么久,可能都饿了,菜一上,都狼吞虎咽了起来,上菜的速度还不够他们吃的快。一餐下来,大家都酒足饭饱,便坐在位置上谈天说地起来。吕良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,不知踩到什么,一个人摔倒在一个铃藏的女孩子身上,“砰”的一声,两个人双双的摔倒在一起。女孩子手中拿的一个佛像,掉到地下摔碎成了几块。吕良狼狈的爬起来,马上拉起女孩子,一边向着女孩子道歉。那女孩子没有说什么,只是楞楞地望着他。几个铃藏打扮的壮汉向着他们走了过去,其中一个消瘦的中年人,用藏语跟着女孩子吱吱噜噜说起话来。大家望着他们不知他们在说什么,只能静静看着他们谈话。过了一会儿,那位跟女孩子谈话的中年人,向着吕良问道:“你撞倒了我侄女,而使她手中的佛像破碎了,你说怎么办?”吕良也知道这件事情是自己的不对,说道:“你那个佛像要多少钱?我赔给你。”中年人听到吕良说要赔钱,淡淡的说道:“那就二十万吧。”吕良失声喊道:“什么,二十万,你们为什么不去抢?我知道了,你们是仙人跳,来诈我的。”说着,还用手指了指中年人。中年人把脸一沉,喝道:“按照你这样说,你是不赔了?”说着,从身上发出一股灵力直逼向吕良的胸口,如果吕良被灵力打到的话,不死也有可能变成残废。龙如风看到了这情景,身形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吕良面前,挡住那道灵力,灵力一到龙如风的身体,就被他身上的灵力化解掉。龙如风望着他们几个人,发现他们身上都流动着一股不小的灵力。他心里想道:“没有想到,他们会是修真之人,看来这件事情如果处理得不好,他们这些人在这里有生命危险都说不定。”龙如风客气的向着中年人说道:“先生,有什么事好说,你要那么多钱,我们现在身上没有,有什么事,大家可以协商一下,我们过去那边谈好吗?”说着,便用手指着他们那张桌子。中年人看到龙如风这么轻易便把他所发出的灵力化解,神情也现出了惊讶之色,暗道:“能这么轻易化解我的灵力,应该是个不简单之人,可是自己怎么没有听说,修真界有一个这么年轻的修真之人?”中年人看了龙如风一眼,点了点头,便跟着龙如风到餐桌上去。中年人坐下问道:“有什么事就说吧,二十万元是一分钱不会少的,那个佛像是我们教主今天送给我侄女的。二十万元我不是看你们外地人才这样说的,就是本地的人也要赔给我们。”吕良听到中年人还是这样说,站起来喊道:“我看你们想钱想疯了吧,那个破佛像你们要二十万!”龙如风忙着按住吕良,让他坐下,心里想:“你这个小子不知死活,刚刚要不是我挡住那道灵力的话,你可能已经魂归地狱了,还会在这里乱叫。”“啪”的一声,中年人拍在桌子上气愤的道:“小子,不要在那里吱吱歪歪的乱叫,看在这位先生的面子上,我可以不要你的二十万。”吕良望着他,哼道:“不要钱你还想要什么,你们这班死仙人跳。”“你!”中年人站起来指着吕良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龙如风看到事情变成这样子,暗道:“坏了。”他站起来向中年人说道:“先生,对不起,我朋友不大懂事,还请你原谅。这样吧,你侄女的佛像碎了,我们也不可能把它复原,我们出来旅游,身上没有带来那么多钱,我这里有个玉观音佛像,赔给你们怎么样。”说着,从口袋里拿出昨天那个做好的观音像,放在中年人面前。“灵器。”中年人跟言琪同时失声的喊道,神色都十分紧张。中年人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:“先生,你真的要用这个玉像赔给我?”龙如风呵呵的笑道:“我说赔,当然是真的,不知道这个可以吗?”中年人豪迈的道:“先生居然这样大方,那我也不客气。”说着,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龙如风道:“我今天就交你这位朋友,这是我的名片,你们要是在这里遇到麻烦,只要报出我的名字就行,我想还没有人敢对你们怎么样。”龙如风接过名片看了一下,微微的向着他们点了点头。中年人说道:“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吃饭,我们先走了。”说完,向着龙如风拱了拱手,带着那几个人欢天喜地的走回自己的桌上。吕良看到他们走了,一脸不高兴的说道:“龙如风,你干嘛跟这几个仙人跳那么客气,他们如果再这样缠着,我就打电话报警,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。”龙如风知道,吕良是生气他刚刚当着大家的面前说他不懂事,所以也不说话的低下头吃饭。言琪看着吕良责怪龙如风多事的模样,不由得生气的道:“吕良,你是什么态度,龙如风帮你,你还怪他多事。我看你是不知死活才对,也不看看刚刚那些人是什么人,刚刚要不是有龙如风,你可能已经死了。”吕良看着言琪这样说,但又不好顶撞言琪,只好闷着不说话坐在一边。言琪看他一副不服气的样子,摇了摇头说道:“看起来你还不服气,你可知道刚刚那些人是铃藏有名的红教之人,在这个地方,他们绝对是可以横着走路。他们刚刚说得不错,那个佛像就是本地人也要赔他们二十万,还有,你可知道龙如风刚刚赔给那人的玉观音的价值吗?”看着众人迷惑不解的表情,言琪缓缓的道:“那块玉观音如果以金钱来估计的话,我想最少也要值两百万。”由于言琪对龙如风在酒会中有过异常的举动,大家都认为言琪只是为龙如风说好话,都露出不相信的样子望着言琪。杨昆问道:“言总监,你倒说说那玉观音怎么会值那么多钱?”言琪看了大家一眼道:“别的功能我就不说了,这块玉观音不论是谁,只要戴上,我敢保证他这一辈子不会生病,但是这还不是最大的功能。”说完又反问道:“你们说,这个玉观音值不值两百万元?”“龙如风拿出来时,我想拿出二十万元给那帮人,不要把玉观音拿给那些人,但是看到那人对着玉观音狂热的样子,我才不得不打消这个主意。”大家听到言琪这样的解说,倒是相信起来,不由得都望向龙如风。想不通他为什么这么大方的把这么贵重的东西,就这样随便的送给人。龙如风给他们看得浑身不自在,不由得怪言琪多事。吕良听到言琪的解释,一张脸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都不知怎么办才好,他向着龙如风小声的道:“龙如风,对不起,我害了你失去这么贵重的东西。”龙如风拍了拍他的肩膀,哈哈的笑道:“不要这个样子,钱财只不过是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我们都是同事,难道要看着你白白的送命不成,再说,那玉观音哪有言总监所说的那么值钱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  原标题: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20471例

,,香港管家婆论坛一句中特

Powered by 香港一码两码中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