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部分

当地人一出生

自从吃完晚饭回来后,龙如风一直在房间里研究那个古怪的盖子,可是不论他用什么方法,都找不出这个盖子有什么作用。当他用元婴化做光体进去里面观看时,发现以前百试百灵的方法,居然对这个古怪的盖子没有用,那光体到盖子的旁边就会被滑开。龙如风气得想找一把铁棒把它敲开,但一想到这个东西是自己花了八千八买回来的,又舍不得。在无可奈何之下,他只好把它放进口袋。研究不了那古怪盖子,龙如风只好做功课,经过一天来,他对这里已经有点了解,心想:“只要元婴不出这栋楼,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。”他想着,就开始元婴出窍的修炼起来,但元婴飞过三0八房间时,隐隐约约听到言副总裁跟他妹妹在谈话。言副总裁问道:“小琪,你今天跟大家所说的那块玉观音,真的像你说的那么神奇,戴上去不会生病?”龙如风本来不想听他们说什么,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隐。一般来说,他都不想探听别人的私隐,可是他们说到他的身上来,龙如风不由得好奇的凝神听他们说起来。言琪说道:“当然是真的了,那防御疾病算不了什么。我看那块玉观音已经达到灵器的境界,达到灵器境界的法宝在修真人来说,那可是命根子呀。”言副总裁好奇的问道:“灵器法宝是什么东西,有那么珍贵?”言琪缓缓的说道:“灵器法宝当然珍贵了,法宝一般分为防御跟攻击两种,这两样都能使持有者增加法力。”“像龙如风那个玉观音,就是防御法宝,除了能帮人防御疾病之外,当人遇到危险时还会自动护主,比如你开车跟人相撞,如果你戴了这个玉观音,它就会像汽车的气袋一样护住你,使你不受伤害。”言琪停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灵器法宝我也只是在我师父那里见过一次,师父把他那把灵器金剑当成跟命根子一样,听说传到师父这一代,已经整整七百多年了。我们几个师兄妹想看一下都不行。我是有一次,师父不知遇到什么高兴事,他才跟我提起这些法器的作用。”言副总裁听到有这么大的作用,便责怪道:“居然这么大的作用,你还让那些人拿走,你……”言琪白了她哥一眼,叹了口气道:“你以为我想让他们拿走这样一件宝贝呀?你也不想想那些人是什么人,以为都是善男信女呀?他们之中有几个的修为都不在我之下,再说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,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节外生枝。”“我想龙如风也应该会看出这一点,才拿出那玉观音赔给他们的。可笑的是,那吕良还把龙如风的好心当狗肺。”她接着严厉的说道:“我还没有找你算账,临时搞个什么公司奖励,找来这些人。不过还好给我发现龙如风这样的人,有他帮忙,这件事成功率会高一点,所以这件事上你也是将功赎罪。”“还有,我要警告你,没有事不要去惹这个人,这种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,他一不高兴起来,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你可知道,为什么那个杨丽铃跟杨昆现在如蜜糖一样的亲密,这就是龙如风搞的鬼。”言副总裁恭敬的道:“这个你不用说,我不是听你的吩咐了吗?叫阿莉去她亲戚家里住,就是怕以她的性格,会做出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情来。你看我现在不是听你吩咐,整天像个跟班一样跟在你们的身后。”接着,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道:“要不然,想我堂堂一个太子爷,会跟他们这些人混在一起吗?”言琪听到这些话有点满意的说道:“那件事情,我会帮你跟师父说些好话,如果这件事成的话,我可以向你保证没有问题,你不要到处惹是生非就行了。阿莉是我师父最疼爱的弟子,你要是不对她好的话,我就要你好看,现在很晚了,我要回去睡觉了。”说完,看也不看她哥一眼,就向外走去。龙如风看到言琪走了以后,收回元婴,心里暗道:“这个言琪到底来西藏做什么事情,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,怪不得言副总裁整天像只哈巴狗一样跟在我们后面,还随叫随到,原来是他妹妹搞的鬼。”“从言琪的修为来看,那她的师父应该是个修真有成的高人。如果有机会跟她师父请教一些修真之事也不错,毕竟自己是半路出家,不像他们是从小正宗修炼,好多基本东西都不明白。”翌日,他们来到雷音寺游玩。一踏进雷音寺,就被一层浓浓的佛教气氛所笼罩,整个雷音寺处处散发着重重的佛学气息,使人一踏进去,心神就被这气息带出一种出尘的感受。当地人对佛的那种敬仰,不是外人所能感受得到的,当地人一出生,精神就被这种佛教气息所洗涤,从而产生把自己献给佛的意念,他们把佛的文化当成他们的一切。龙如风看到这些,心里暗道:“这可能也是一种世界上特有的文化,而这种文化的产生,可能是当年政教合一的结果。”世袭殿上的主供佛,是金质释迦牟尼像和银质五世达赖像,东侧(右侧)是一世到四世迦提喇嘛的塑像,西侧是八药师像和三世佛等共三十余尊塑像。而邻西墙是十一世迦提喇嘛克珠嘉措坐像及其灵塔。东、北壁的经书架上存放着藏文佛经《丹珠尔》。按着顺序,他们走了五世迦提嘛灵塔殿、持明殿、菩提道次第殿、西有寂圆满大殿、红宫二回廓(素有画廓之称)、响铜殿、普贤追随殿、法王洞、无量寿佛殿。当来到释迦能仁殿,只见释迦如来的金像,两边坐有八个弟子,释迦如来坐在莲花上微笑的望着前方,右手掌心向着众生,左手向着下方结了个莲花手印。望着金像,龙如风不由得呆了呆,整个人就像化成为空气一样,目不转睛地望着释迦如来的金像。而眼前的金像,犹如融入他的精神中一样,用大慈大悲之心,带着他感受天地之间的万物,从生到灭、再从灭到生如此的轮回。龙如风双手随着万物的生生死死,自然而然的做出种种手印,金刚印、不动印、法轮印、清心印,宝瓶印……释迦如来仿佛也化成有着千手万手,每一只手各自打着各种手印,最后千手一合,做了一个莲花手印,脸上微笑的对着众生。龙如风从那如梦如幻的境界醒来之时,心神仿佛经过了天地间的万物洗涤,心灵犹如出尘不染的莲花,以前所受的种种冤气,一下子都化为乌有。元婴经过这次的洗涤,也隐隐约约发生了变化,但是龙如风不知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变化,只是感到有点不同。杨昆拉了一下龙如风,说道:“你发什么呆呀,全队的人都在等你,你还在这里发呆。”龙如风“喔”了一声,望下杨昆说道:“没有什么,只是在想一些事情,他们在哪里,我们走吧。”杨昆呵呵的笑道:“社会上就是有你这种人,在什么地方你都能发呆,我可真的服了你。”龙如风不耐烦的说道:“不要废话了,大家都在等,我们走吧。”说完便拉着杨昆就走。龙如风来到释迦能仁殿门口时,看着众人都在聊天,上前说道:“不好意思,让大家等了,现在要去哪里?”言副总裁呵呵的笑道:“你肚子不饿,我可饿了,找个地方吃饭吧。”龙如风本能的向着手表一看,已经下午六点钟了,铃藏这里的天气就是不一样,六点钟整个天还是蓝色的,不像自己住的地方,工业虽然发达,但是把所有的空气都污染了,晚上想找几颗星星看都很难,不由得感慨的摇了摇头。大家向着之字形的山路慢慢走了下去。言琪故意放慢脚步,来到龙如风的身边低声的说道:“明天,我师妹跟我师哥他们就要到了,那件事情,你无论如何也要帮忙。”龙如风想起言琪昨天跟他提过的事情,问道:“到底什么事,你要我帮忙,总该让我知道是什么事情吧,要是让我去杀人放火,我也要去吗?”言琪左右遥望了一下,小声的说道:“这件事本来是不能跟你说的,要是给我师父知道我就惨了,我师父交代门下的弟子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,违者以门规处罚。”龙如风忙着说道:“那你还是不要跟我说,我不想惹上什么麻烦,再说,我还想好好的活几年,不想惹你师父这样的人物。”言琪玉手拍了龙如风一下,同时白了他一眼道:“你这个人真是讨厌死了,我都为这件事情担心死了,你还说这种话。我师父为了应付七十年前的一个大仇家,在五年前就闭关修炼紫霞青云功。”“在关键时刻,他突然走火入魔,眼看约期就要到了,以我师父现在这个样子,怎么是人家的敌手。那人七十年前就跟我师父不分上下,而我师父现在这副模样,怎么可能赢得了他呢。”龙如风有点迷惑的问道:“那你师父走火入魔,跟你要我做的这件事有什么关系?难道你师父的仇家在铃藏,你们现在想去杀了他?你不会想叫我做你的帮手吧?”说完,就想找个地方溜走。言琪看着龙如风要走,伸手拉住他的衣服说道:“真的没有想到你这样怕事,想要杀那个人,就是一百个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,怎么可能去杀他。”龙如风看到言琪这种架式,心想:“看来想找机会溜是不可能,给这个妮子缠上,就像被胶水沾上一样。”他无奈的问道:“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呀,只要不是杀人都还好说,话说回来,我又不是什么绝顶高手,能帮上你们什么忙,你应该找一些高手帮忙才对呀!”“听我师父说,只要喝了雷音寺佛瓶里的佛水,我师父就能渡过走火入魔这个难关,所以我跟师哥们才商量来布达拉宫里取佛水,但是雷音寺里高手如云, 一肖公式计算公式而佛水又是寺中的镇山之宝, 精选24码期期准要跟那些喇嘛要佛水, 精选一码期期准可能比登天还难。”龙如风打断言琪的话道:“你都知道雷音寺里高手如云, 香港六合挂牌挂资料还要我去送死?”言琪白了龙如风一眼,不悦的道:“不要打岔,听我说完好不好。”龙如风举起双手示意投降,说道:“好好,你说,你说。”言琪不理龙如风继续说道:“迦提活佛当年跟我师父有一个赌约,只要我师父门下的弟子能在他手上走过三招,他就答应我师父门下弟子的一个要求。我们这次去,就是要以这个去跟迦提活佛求取那佛水。”龙如风不解的问道:“我又不是你们师门的,你要我去做什么?”言琪解释道:“这次去雷音寺,说实话,我们一点把握都没有,所以我想叫你冒充是师父的弟子,做我们的后备,如果我们三人顺利的取得佛水,那你就不用动手。万一不行,你再出手,我想你的修为应该比我们高多了,有你一起去应该胜算多一些。”龙如风听到要从迦提活佛那要佛水,差点昏了过去,心里想道:“虽然没有见过迦提活佛,但是自己刚刚在释迦如来那里的感悟,得知佛门中的佛法绝对比道门高,而迦提活佛可以说是佛门的代表人物,想要在他的手中走三招,那不是从老虎口中拔牙--自找死路。”龙如风睁大了眼睛看着言琪说道:“从迦提活佛手中走过三招,以你我的程度是去自找死路。你难道没听说迦提活佛是历代转世之人,从小就是大开智慧,像他这种高人,怎么可能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挡得住的?我想如果你师哥他们的水准不是高我们好多,我劝你想都不要想。”言琪耍赖拉着龙如风的衣服不放,说道:“我可不管这些,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拉住你,不让你走。再说什么送死,我们过不了只会被送出来,迦提活佛是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。”龙如风本来对迦提活佛充满好奇心,也想去见见这位传说中的高人。只是想着要去跟他打架,才会失去兴趣。他现在听说,迦提活佛不会对他们怎么样,不由得见猎心喜。龙如风有点不大相信的问道:“真的吗?”言琪娇声道:“那当然,要不然你以为我们师父会让我们来送死呀,你放心,死不了人的。只要你帮我把这件事搞定了,我答应你一件事,你要求什么事都可以,这样总可以了吧,怕死鬼。”龙如风听到这样说,放下心道:“那好吧,但是我可跟你说,我跟你们去,你们不要指望我,我跟你差不了多少的。”言琪咧嘴笑道:“就这样说定了,对了,你明天不要跟他们出去玩,在宾馆里把精神养好,我明天还要去接我师哥。”说完就跑开。龙如风摇了摇头暗想道:“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,哪有这么好心要我来铃藏旅游,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真的没有说错。不过也好,我本来就要找一些修道人,这次就当做是修道中的一次经历。”回到房里,龙如风闲着没事,再次拿起盖子出来研究,研究大半天还是研究不出一点结果来,气得他要把那盖子扔进垃圾桶里。这时他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,电影那个主角,就是用佛门的手印跟真言来启动法宝的。龙如风心想:“今天不是感悟了好多手印吗?古怪盖上不是有句真言,如果我用所感悟的手印结合这真言,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。”想着这些,龙如风集中精神,把自己达到空灵的境界,心中想着释迦如来佛像所现出金刚印时的情景,双手自然而然的结出了一个金刚印,元婴也随着双手结出了一个金刚印。心神向着古怪盖子伸展了过去,但心神一到那古怪盖子时,盖子像是有一只手托着一样,轻飘飘地飞到龙如风的面前,凌空停下。龙如风这时根本就感到古怪盖子已经跟他结合为一,外界的一切都跟他无关,像全世界只有他跟古怪盖子,其余都不存在。龙如风对着古怪盖子喝道:“临!”一道灵力随着真言向着古怪盖子射去,古怪盖子像是一个电灯,突然之间得到了电源,那些花纹都闪耀出了阵阵金黄色的光芒。随着灵力绵绵不断的输入,古怪盖子飞快的旋转起来,周围的灵气以盖子为中心集中过来,犹如水中的漩涡。古怪盖子吸收了龙如风的灵力跟周围的灵气,马上就形成了一股力量,想向着外面射出去,龙如风根本不能控制它。那力量向着龙如风的前方,犹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。“砰”的一声,面前的电视机被那力量一射,立时化为一堆粉末,龙如风被这情景吓得心头一震,心神一紧张,控制盖子的灵力一散,盖子“咚”的一声掉到了地下。龙如风擦了擦额被吓出来的冷汗,暗道:“想不到这盖子是这么厉害的东西,刚刚自己要是全力推动的话,内幕资料不知会不会把这个房间都炸掉,如果炸掉的话,到时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解释好。”龙如风站了起来,走向地面拿起那古怪盖子,重新翻看了一番。只见那盖子又恢复原来的模样。龙如风自言自语地问道:“如果不是自己刚刚看到,别人跟我说这些,我百分之百把这个人当神经病。”龙如风拿着盖子,想休息,可是心里根本不能平静下来,整个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都不知如何是好。他最后心想:“地图上大昭寺那里不是有一座山吗,我去那里试试不就可以了,在山里怎么炸也没有人问。”他想着,拿了件外衣,就向楼下走去。当他满脸洋溢着笑容走出宾馆门口时,才想起全身的家当只剩下一百元,坐计程车可能还不够,马上跑上去敲杨昆的门,想跟他借几百元,可是怎么敲也没有人打开门,心里暗骂道:“这小子现在可能连他妈姓什么都不知道,整天只围着杨丽铃后面转,现在一定是跟杨丽铃泡在一起。”龙如风在没有办法之下,只好向言琪借了。他走到三0七房敲了一下门,只听到里面传来一声:“谁呀!”龙如风有点尴尬的道:“我是龙如风。”言琪在里面答道:“你等一下。”过一会儿门打开,只见言琪穿着睡衣裙、头发滴着水、水珠还时不时的向下滴,而她的睡衣裙只到大脚的中间,裸出了一双修长润白的长腿,该大的大,该小的小,凹凸分明,一副出水芙蓉的样子。龙如风楞怔怔地呆立着望着她,把刚刚要来找言琪的任务都忘记了。言琪伸手在龙如风的面前挥了挥,愤道:“喂,你发什么呆,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要关门了。”龙如风这时才回过神来,吞了吞口水,满脸通红,有点口吃地说道: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……”言琪用毛巾擦着湿头发,走了进去说道:“什么我我?一句话也说不清楚,进来坐吧。”龙如风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走进去,说道:“言总监,我是来跟你借几百块钱用一下的,不知方便吗?”言琪把擦完头发的毛巾丢到地下,淡淡的道:“怎么要钱就来向我借,昨天叫你帮忙做点事就吞吞吐吐。”龙如风低着头不敢看她,喃喃的说道:“刚刚我去杨昆那里,他不在,我急着用,所以才来找你的。”龙如风想着赶快的拿钱就走,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分钟,言琪那对男人有着绝对杀伤力的身材,对龙如风来说,无疑是一种不小的挑战。言琪转过身,用怪怪的眼神看着龙如风,笑嘻嘻的道:“怎么看你刚才的样子,是不是要钱去解决男人的生理问题呀?”龙如风站起来气愤的道:“言总监,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,如果不想借就算了。”人向着门口走出去。言琪走过去挡住龙如风的去路,呵呵的笑道:“你看你,还是不是男人,我跟你开个玩笑,你就气成这个样子。”看着龙如风气愤的模样,言琪推了推他重新坐下道:“好了,好了,算我不对,我跟你道歉,这总可以了吧!人家只是好奇像你这种什么都不沾的人,三更半夜的要几百元去干什么?”龙如风看着言琪向他道歉,气也消下来,望了言琪一眼道:“我要去一趟大昭寺,可是身上只有一百元,我怕坐车不够,所以才来找你借点。”言琪忍不住好奇的问道:“现在已经是几点钟了,这么晚,你要去大昭寺那里做什么?”龙如风从身上拿出那个古怪盖子给言琪看,说道:“你还记得我买了这个东西吗?我刚刚发现,这个东西是一个很厉害的法宝,我在房里试了一下,结果把电视炸成了粉末。由于在这里不方便,所以我想去大昭寺后面的山里再试一试。”言琪从龙如风的手中拿过盖子,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这是什么法器,居然这么厉害,能把一个电视炸成粉末?”她翻看着盖子,过了半晌才说道: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也想见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法宝,你等我一下,我去换件衣服跟你一起去。”说着,把盖子还给龙如风,向着洗手间走了进去。来到山上,龙如风对着言琪道:“你走开一点,我现在还没有办法控制它,不要一不小心伤到你。”言琪听到龙如风的话,走到后面三米外的一块大石头上站着,说道:“在这里可以了吗?”龙如风向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现在开始了,等一下不论发生什么事情,你都不要过来,知道吗?”言琪喊道:“好的,你开始吧。”龙如风调整好心态,从口袋中拿起盖子,把盖子露在手心上面,心灵进入空灵的境界,心中想着佛像中结成金刚印的形象。盖子在龙如风的心神感应下,飘到他的面前大约半米远左右停下来。龙如风的双手结成金刚印,喝了一声:“临!”一道灵力便向着盖子输送过去。盖子在灵力的推动下,飞快的旋转着,闪耀出阵阵的光芒。而四周的灵气也被盖子吸进去,盖子很快的形成一道强大的力量。龙如风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,心神全力的驾驭着那道力量,不让它乱射,把那道力量向着前方十米远的一块岩石射去。盖子发出了一道金光,像流星般的撞向岩石,“砰”的一声,岩石变成一堆石粉,给山风一吹,周围飘扬起了一层石粉。龙如风收回盖子,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几百斤重的岩石变成一堆石粉,身体传来阵阵疲劳的感觉,整个人像散了骨架一样。他一运气,发现全身灵力已经去了七七八八,心里想道:“没有想到真正的发动一次盖子,就要了自己差不多百分之六十的灵力。如果要发别个字的真言,不知要多少灵力,这东西是什么法宝呀?灵器法宝应该没有这样的威力,这个东西应该是灵器以上的法宝吧。”龙如风拿着盖子,久久动都不动一下,看着那堆石粉随着风飘着。言琪满脸惊讶之色,跑过来推了推龙如风,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,就是导弹也没有这么厉害呀,刚刚你发动时,我感到这里所有的空气都向着你这边涌进去一样,我整个人感到呼吸很不舒服。”她说着,从龙如风的手把盖子抢过去左看右看,说道:“你倒是说话呀!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龙如风把刚刚所发生的感觉跟她说一遍,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盖子,说道:“你把真言给我说一下,我来试试。”龙如风看着她很感兴趣的样子,就教她怎么用。言琪拿起盖子,说道:“你先走开,让我来试试。”说着,便集中精神的向着盖子感应去。龙如风听了她的话,走到她刚刚站的地方眺望着她。言琪搞了半天,盖子还是没有飘起来,龙如风感到奇怪,就走过去问道:“怎么回事?不行吗?”言琪问道:“你有没有说漏了什么地方,怎么我不行?”龙如风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把我做的都跟你说了,怎么可能会漏,我也不知什么原因。”说着,用心神感应了一下盖子,盖子马上向他的手飞了过来。言琪惊讶的望着从自己手中自动飞到龙如风手中的盖子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自动飞到你手里去了?”龙如风耸了耸肩,说道:“我刚刚向它感应了一下,它就回来了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言琪叹了口气,说道:“看来宝物还会选人,可能我是无缘之人,所以没有办法启动它。”“也不是这么说,可能是你没有悟到那种把心灵放松到空灵的境界,所以没有办法启动它。要不然我放在你那里,给你研究。”言琪摇了摇头说道:“算了,可能是我的修为不够。”龙如风“呀”的一声喊道:“听你这么说我才想起,我在一本炼器书里看到,如果当人本身的灵力不够,强行推动法宝,那就会被法宝所伤,有可能会被法宝吸光灵力而死。我刚刚启动这法宝,就差不多被它吸光了灵力。”接着,他轻轻拍拍自己胸口说道:“还好你刚刚没有启动,要不然就……”言琪暴跳如雷,打断了龙如风的话,怒道:“什么,你这个时候才跟我说这些,还好刚刚我发动不起来,要不然我不是完了,你居然做出这种不可原谅的事情,你……”龙如风抓耳挠腮地看着她,说道:“对不起,我也是刚刚想起来的,还好你现在没有事情,要不然真的惨了。对了,这个东西你还要研究吗?”言琪横眉竖目,盯着龙如风,怒道:“你是不是想要我死你才高兴,明明知道这个东西这样子,还要我拿去研究。”她说着,气得头发差不多都要直起来,眸子里射出暴光,紧盯着龙如风。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,龙如风可能已经全身布满了孔,死了千百遍。龙如风看着言琪要杀人的模样,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胆怯道:“对不起,我只是想让你满足一下好奇心啊。”看着言琪举起手来要打他,拔脚就跑,口中喊道:“你不要这样子,你现在那个要吃人的样子好可怕。”言琪看着龙如风跑走,气愤道:“你不要走。”说完就追上去。两人你跑我追,大约十五分钟后,龙如风停下来,被言琪打了两下,平息了这场风波。龙如风看着天色,说道:“言总监,现在已经很晚了,我们回去吧。我刚刚发动法宝,现在感到有点累,想回去静修一下,好应付明天去雷音寺的事情。”言琪点了点头,两人向着山下走去。龙如风坐在计程车上,问道:“总监,你们是什么门派的,你们几位师兄妹修炼到什么境界了,大家了解一下,明天晚上好心中有个数。”言琪坐在计程车的前座转回来,说道:“我跟你说过了,不要叫我总监,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。”她接着说道:“我师父总共收了十个弟子,三女七男,我们师兄妹以我大师兄练得最好,已达到金丹中期,差不多要突破中期进入后期。我跟小师妹也差不多到达金丹期,门下弟子中,以我们三个最好。”“我可不敢叫你的名字,到时要给公司那班人听到,他们都不知会怎么想,现在他们看到我,都用那种眼光看着我。”龙如风继续问道:“你的小师妹,是不是那天在飞机上跟你哥聊天的那个女孩子?”言琪惊讶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那个女孩是我的小师妹?”龙如风不由得暗骂自己,怎么口快的把那天元婴所听到的事情说出来,看着言琪惊讶之色,只好道:“我那天看她也一身灵力逼人,再有一个,就是她跟你哥聊得那么投入,结合你所说的,所以猜她是你师妹,没有想到一猜就中。”言琪听到这话倒是没有怀疑,说道:“你也是修真之人,怎么怕这些闲话,不会是怕我高攀上你吧。”龙如风连忙挥着手,解释道:“绝对没有这回事,我现在只是一心一意地想修真。像来你们公司上班,只是为了生活,才不得不打工赚点生活费,等我存到一定的生活费,我就会辞职再次寻找我修真的路程,以求人到底可以修炼到什么样的境界。那些闲言闲语对我来说倒没什么,但是对你一个女孩子总是不好吧。”言琪呵呵的笑道:“没有想到你还跟我师父一样想做神仙。”龙如风淡淡的说道:“每个人在世都有一定的目的,在我没有走入修真之前,我是一心想着做一个富翁。但是自从进入修真这门以后,我的目的就变了,我现在唯一的目的,就是想通过自己的修炼,看看能达到什么境界,追求以前认为遥不可及之事。”言琪听到这番话,再也不说什么,闭目养神的靠在座位上。龙如风也沈默的向着座位躺了下去,感受着计程车跑动时随着道路的摇晃。杨昆带着杨丽铃回来时,看到龙如风送言琪回房,笑嘻嘻的跟着龙如风来到房间,用指头一弹龙如风道:“佩服、佩服,我现在才知什么是高人,想我整天认为自己是这方面的高手,到了今天我才知道我跟你相比,简直是小鸟跟飞机比大小。”龙如风躺下床迷惑道:“什么小鸟飞机,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!”杨昆拿一张椅子在他面前坐下,嘻嘻道:“你就不要给我装了,你小子整天闷着脸,表现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表情。其实你是运筹帷幄,一切尽在你的掌握之中,所以下面那些小鱼小虾你才没有看在眼里,你注意的是言总监这条大白鲨。你这招放长线钓大鱼真是绝,我不佩服都不行。”说完,对龙如风拱了拱手。龙如风看到杨昆的模样,噗哧一声笑了起来,用脚踢了他一下,笑道:“你有病呀,什么放长线钓大鱼,我可以跟你说明,我跟言总监没有什么。还有你那张三八嘴不要到处去传播,要是给我发现你去外面乱说,我就要你好看。”杨昆哈哈的笑道:“这件事情还要我去传播吗?自从晚会那天开始,全公司都传遍我们的总监对你有意思,再次就是临时叫你来铃藏玩,这些都表明了什么,你以为大家都是白痴呀。”龙如风不耐烦的说道:“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问题,总之我跟她没有什么,你也不要到外面乱说,你好好的管好你的杨丽铃就行了。我现在很累,没有什么事我就不送了。”杨昆看到龙如风这样说,没有办法只得站起来道:“好、好,我不说,那我走了。”龙如风想起明天去雷音寺的事情,向着杨昆道:“明天去玩你们去就行,不用来叫我,我不去。”杨昆点了点头,走出门,顺手把门关上。

不少结婚多年的夫妻,将每晚做爱变成例行公事,就像有个时间表,够钟就除衫做爱,多没感觉啊!想重燃床上趣,不用太复杂,试试以下10招大爱外国情侣欢迎的做爱招式吧!

原标题:今年前四个月阿塞拜疆农业增长近4% 来源:驻阿塞拜疆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

,,黄大仙精选六肖论坛开奖记录

Powered by 香港一码两码中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