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部分

”“这些我们都清楚

龙如风翌日起来,已经是下午时分,望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上面还沾着石灰粉,不由得哑然笑了笑,心里想道:“这盖子还真不是普通的东西,自己用了一下,居然就累到回来连外衣都没有脱就睡着了。”当下就走进洗手间,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出来。龙如风哼着小曲,轻快的返回床上修炼,心灵经过在佛像那里的洗涤,使他更上一层楼,而元婴也随着心灵的变化而整个化成了金黄色。出窍停在面前的元婴含笑盘坐,浑身发出阵阵的金光,整个看起来,就像是龙如风的缩小版。龙如风心神通过元婴向着周围舒展开来,一下子元婴仿佛就成了龙如风面前的一面镜子,万物的一举一动,都一一在镜子中反应出来。随着万物的变化,元婴双手不停变化出无穷无尽的手印,灵气慢慢的向着元婴集中过来,元婴贪婪的吸取着灵气,龙如风心里想道:“这就是修炼的过程,怪不得古人为了修真而什么都不顾,这其中的美妙之处,根本不是文字所能表现出来的。”过了不久,龙如风周身的毛孔中散发出阵阵紫色云雾,由淡而浓,身体慢慢的向着空中飘起,达到一米高时才停下来,跟元婴平衡凌空盘坐起来。浓浓的云雾随着龙如风的呼吸,向着他的鼻子钻了进去,再从他的毛孔更加浓厚的散发出来。而盘坐在他对面的元婴刚刚相反,云雾从他的周身而进,口中而出,紫色云雾在这样一进一出的环绕着,慢慢的变浓到使他们隐藏在里面,再也看不出云雾里面有什么东西。见到的,只是元婴身上透过云雾发出来的阵阵金光。“砰、砰、砰”门外传来阵阵的敲门声,龙如风的心神向着门外感应过去,发现是言琪在敲门,心想可能是言琪来找他商量去雷音寺的事情。想到这些,龙如风收功,元婴在他的天门穴一闪而进,身体轻飘飘的回到了床的上面。龙如风站起来,走过去打开门,望着站在门口的言琪,问道:“什么事?”言琪说道:“已经六点了,我师兄他们都到了,我来叫你去吃饭,随便商量一下去雷音寺的事情。”龙如风向着她微微一笑道:“喔,没有想到已经这么晚了,我还刚刚起来,你进来坐吧。”“不用了,我还要过去那边,在五楼的京都房,等一下你梳洗完过来就行。”说完,向着外面走了出去。龙如风踏进京都房,房里放着一张八人坐的八仙桌,坐着二女一男,言琪坐在他们的中间,右边坐着在飞机上跟言副总裁坐在一起,那个叫阿莉的女孩,右边是一个二十七、八岁的男子,古铜色的国字脸,一双剑眉下的双眼,透露出工于心计的眼光。言琪看龙如风到来,忙着站起来说道:“我来跟你们介绍一下。”她左手指着龙如风说道:“这位是龙如风。”接着又指着那个叫阿莉和男子道:“这位是我的师妹曾莉,我大师兄陈华为。”龙如风上前客气的伸出左手向着陈华为握手,陈华为笑嘻嘻的伸出手,跟龙如风握了握,暗运起一道真气,借着握手之机,向着龙如风攻了过去。龙如风想不到陈华为会来这一手,暗道:“好小子,你居然这个样子,我就让你如愿,最好等一下不用我去。”想着,用真气护住心脉,假装不受力的向着背后踉跄几步,摔倒下去。看着龙如风不受一击,陈华为皱了皱眉头,心想:“这小子哪像琪师妹所说道行那么高,根本就是草包一个,自己发出三分力他就这个样子。”阿莉望着摔倒在地的龙如风,脸上露出迷惑不解的表情,暗道:“这就是师姐所说的高人呀,居然被师兄一击就倒,这个人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分别,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”言琪一眼就看出是怎么回事,以她对龙如风的了解,以他的修为,怎么可能被她师兄那么容易击倒,百分之百是假装的。同时也气愤她师兄这样子对待她所请的客人。言琪上前扶起龙如风,头转过去对着陈华为骂道:“你有病吗,有你这样子对待客人的吗?”陈华为本来看到龙如风这个样子,就有点气愤言琪把这件事情告诉龙如风,而现在言琪居然当着大家的面骂他,陈华为勃然变色,冷嘲热讽道:“我只是试试你所说的高人,没有想到你所说的高人是这个样子。”说完正眼也不看他们一眼,坐了回去。言琪看到她师兄,还不认为自己做错,气得话也说不出来,最后平了平起伏的气息,向着龙如风道歉说:“龙如风,你不要见怪,我师兄就是这个样子。”龙如风呵呵的笑道:“没事,没事,这算得了什么。”言琪坐下去向着他旁边的陈华为叫道:“师兄,人家龙如风都不跟你一般见识,你还不跟人家道歉。”陈华为指了自己一下,然后又指着龙如风,说道:“你叫我跟他道歉,你脑子没有问题吧,像他这种江湖骗子我不知道遇到了多少,也只有师妹你才会上他的当。如果他像你所说的,为什么连我的三分力都受不了,今晚你可别叫他去呀,免得到时给别人小看我们师门。”龙如风心里暗喜道:“不用我去正合我意,你还以为我想去呀,要不是说不过言琪,我会来趟这浑水吗?”言琪给她师兄说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愤道:“陈华为,我今天算是知道你是个什么人了,想不到你的目光如此之短浅,你放心,这件事情我会回去跟师父说的,不用你来操劳。”说着,转过头对龙如风说道:“龙如风,对不起,没有想到发生这种事情,我在这里跟你道歉,今天晚上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去帮忙。”龙如风微笑道:“你只要不怕我丢你们的人,我一定去的,你放心。”陈华为听了言琪的话,便站起来说道:“我不同意他去,他这个样子,只会丢师门的脸。”言琪站起来怒道:“陈华为,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,丢不丢人,师父那里我会跟他说,你不用在这里吱吱歪歪。”陈华为在没有办法之下,只得横眉竖目,气鼓鼓地坐了下去。曾莉看她师兄师姐这个样子,担心道:“师兄,师姐,你们这样子,晚上怎么能把事情办好?”接着又向言琪问道:“师姐,你真的对龙先生了解吗?”言琪说道:“阿莉,是不是连你也不相信我,你看过我什么时候乱来?龙如风是不想跟师兄一般见识,师兄他还以为自己很厉害,只不知这世上比他高修为的人多得很,你不要像师兄那样目光短浅。”龙如风默默的坐在那里听着他们的争吵,一顿饭在大家不说话、十分气闷的气氛中过去。夜色正深,星空无语, 精选24码期期准林风簌簌, 精选一码期期准龙如风跟着他们来到了雷音寺的门口。一进该寺的门口, 香港六合挂牌挂资料就被几个喇嘛挡下来。陈华为上前拱了拱手说道:“你们好, 管家婆精选发财一肖我们要求见迦提活佛,麻烦你们通报一下。”其中一个年老的喇嘛向着陈华为施了一礼,说道:“各位找活佛有什么事,活佛不便见客,请各位回去吧。”陈华为从衣袋中拿出一把十厘米长的金色小剑,递给喇嘛,说道:“麻烦你拿这把金剑给迦提活佛,向他说金剑真人门下弟子求见,活佛他就会接见我们的。”喇嘛接过小金剑翻看了一下,说道:“那你们等一下,我去请教长老,只有长老才能决定能不能安排你们见活佛。”陈华为点了点头,那喇嘛拿着小金剑向着里面走了进去。过了一会儿,喇嘛风行火速的走回来,再次向着他们施一礼,说道:“各位,活佛有请,你们请跟我来。”说完,转过身在前面带路。众人随着喇嘛七转八转的来到一间宫殿门口,喇嘛走到门口旁边,合掌躬身说道:“各位,活佛就在里面,你们请进。”众人踏进宫殿,只见宫殿犹如大礼堂般宽大,四处贴满金银珠宝,金碧辉煌,光晕流转。众人不由得被这宫殿里的装饰惊吓得目瞪口呆,想不到佛门之地,竟会是如此的夸张和铺张。龙如风望着周围墙壁上所装饰的金银珠宝,仿佛刘姥姥进城,双眼目不暇给的向着四周扫射,心想道:“如果把这些金银珠宝挖出去卖的话,十辈子都吃不完。可能国王的宫殿还没有如此夸张,从来只听说过佛门过着清淡的日子,可从来没有想过,佛门之中还会有如此夸张的装饰。”宫殿的后壁放着一个几米高、辉煌金碧的佛像。在佛像底下盘坐着一位赤着双脚、全身上下披着一条红布的喇嘛。红布在他身上只披了半边肩膀,另一边裸了出来,他满脸的皱纹,使人看不出多少岁。迦提活佛看到他们的到来,睁开眼缓缓说道:“你们就是金剑真人的徒弟吗?我和你们师父已经几十年不见了,不知你们师父还好吗?”陈华为上前合掌躬身施礼道:“晚辈陈华为带着师弟、师妹,奉师父之命前来拜见活佛。”迦提活佛盘坐着不动,说道:“你们师父叫你们来我行宫,可有要事?”陈华为恭敬道:“我师父由于几年前闭关修炼时走火入魔,需要贵寺的佛水渡过难关,我等特地来向活佛讨佛水。”迦提活佛望着他们,说道:“虽然我跟你师父有点交情,但是佛水是我雷音寺的镇寺之宝,历来只有送给对我寺有重大贡献之人,怎么能随便给你们。”“这些我们都清楚,只是活佛你可还记得,跟我师父金剑真人有个赌约?”迦提活佛想了想道:“这件事情我记得,当时我只是跟你师父说句笑话罢了,这些你们师父也应该清楚的。”陈华为摇了摇头道:“既然活佛你记得这个赌约,我们今天来就是应约而来,希望从你手中接过三招,赢来那佛水救我们师父。”“不知你们师父有没有跟你们说过,如果过不了三招,你们从此要在我这里无条件的做杂工十年。”龙如风听到这其中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条件,脸色不由得变了变,向着旁边的言琪望了过去,言琪不敢正视他的目光低着头。龙如风不由得暗叹着气想:“我居然会相信她的话,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,赌输了,放你走,赌赢了,答应你一个条件,我真是一个笨蛋,看来只有先闯过去,回去再跟她算账了。”陈华为想都不想便说道:“这个师父跟我们说过,师父对我们有传艺之恩,现在师父有难,不要说做十年杂工,就是上刀山下火海,公式专区我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,望活佛成全晚辈。”活佛点了点头,像是很欣赏他一样,说道:“好吧!念在你们有如此心意,我也不太过分的难为你们,本来是说你们只能一个人在我手中接过三招的,现在你们一起来,只要有一个人能闯过我布下的金刚壁,就算你们通过。”活佛说着双手一挥,周围的气流旋转起来,一道似雾非雾的白色气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龙如风看到迦提活佛挥手之间,就在他们的面前布下一道气墙,心头不由得一震。他暗想道:“这迦提活佛高出他们的水准岂只一层,今晚想要过这一关,可能比登天还难。”想着这些,便不由得叹了口气,看着言琪他们的反应。言琪他们三人相望一下,各自向对方点了点头,立时从身上拿出一把三尺长金黄色的剑。三人同时脚踏七星步,手掐剑诀,金剑在他们各自灵力的推动下,像是有了灵性一样飞到他们的面前,剑尖对着迦提活佛。望着停留在面前的金剑,三人同时双手一曲一伸,喝道:“变!”金剑随着他们一声令下,“哗”的一下,每把剑幻化成十二把犹如实体的金剑,在他们的面前一下子排成三十六把如幻的金剑。三人相望了一下,像是默认了什么,同时喝道:“集!”三十六把金剑便向着陈华为的面前靠拢,形成了一个剑圈。周围的气流在金剑的带动下形成了一股小旋风,吸得他们三人衣衫飘动,头发四散。陈华为看到剑圈已成,咬牙喝道:“破!”只见剑圈里的金剑,如流星雨般的向着金刚壁攻了过去,金剑一撞到金刚壁,像是撞到棉花一样,怎么也进不了一步,凌空的停在金刚壁面前。陈华为三人脸色煞白,运起全身的灵力,推动那金剑想破那金刚壁,迦提活佛看到这些,轻轻的对着那些金剑一拂道:“去!”金剑一下子反飞了回去,发出“锵”的几声,三把剑化为原形掉到地上,陈华为三人受到反击之力,如风筝般倒后飞行,“砰”的一声摔到了地下,口中不停的吐出鲜血。龙如风想过去接住他们,人还没有过去,他们已经摔倒在地下。再看那金刚壁,却还是完好无缺的在那里,龙如风就知道,他们的这场战已经输了九成了。迦提活佛收回金刚壁,说道:“由于你们的功力不够,所以把你们师父所传的天星剑法中的万剑归宗分成三个人来使,也算是把这招修成,但是由于不是同一个人来使,根本没有办法达到心、神、意三为合一,使它的威力大大的减少。”“所以万剑归宗不可能破我的金刚壁,如果是一个人使出来,那还差不多。其实你们这么年轻能修炼到这个地步,也是天分很高之人。天星剑法是一门修剑仙之法,可惜你们师门只有第三代的天星客修成,从此再也没有人修成剑仙。”“就是你师父当年,也是修到化成为三百六十剑,就再也突破不了。离那最高境界化为万剑,差了十万八千里,你们刚刚用的这招万剑归宗,就是能以一剑化为万剑。”龙如风走向已经疗伤完毕、无精打采的言琪身边,问道:“你没有事吧?”言琪凄惨的说道:“我没事,回去静修几天就好了,没有想到我们认为可以破解一切的万剑归宗,在迦提活佛面前,居然就像小孩子一样。龙如风,对不起,害得你也一起受累。”龙如风看到她那个样子,也不忍心再责怪她,说道:“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,最要紧的是看能不能拿到佛水,使我们不用在这里打杂。”言琪痛苦的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拿得到,他的水准比我师父还高上一层,我们现在只有你没有出手,而你怎么破得了他的金刚壁?”龙如风乐观的说道:“既然来了,不试一下怎么知道,没有试一下就被留下来,我怎么也不甘心。”迦提活佛望着他们说道:“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,把世俗的事情做完,然后回来这里报到,下去吧。”陈华为三人听到迦提活佛的话,无可奈何的从地下捡起剑就要走,龙如风对着迦提活佛说道:“慢,我还没有试,怎么能说我们没有通过?”陈华为看着龙如风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敢说这种话,心里想道:“这小子还真认为自己是个高手,我倒要看看,你有什么本事。”想着也不说话,望着龙如风,想看他能做出什么来。迦提活佛说道:“难道你认为你比他们三个人加起来还强吗?”龙如风呵呵的笑道:“强不强我不想说,但是如果我还没有跟你比试,就要在这里做十年的苦工,我怎么也不甘心,就请活佛你给我个机会。”迦提活佛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我就让你死了这条心。现在你跟他们一样能攻破我这金刚壁,就算你们通过。”说罢,把金刚壁展开。龙如风刚刚看过言琪他们对付过这金刚壁,知道它的厉害,心里想道:“会攻击的道法只有五雷掌,如果用五雷掌去攻金刚壁这佛门绝学,那简直是蚊子去叮牛角,看来只好把那不大熟练的古怪盖子拿来过关,希望能过这一关。”龙如风从口袋里拿出盖子,调整心灵使它达到空灵境界,双手似结金刚印,喝道:“临!”周围的灵气,向着龙如风面前的盖子集中了过来。龙如风心无旁骛,驾驭着盖子中的力量,把力量对着前面的金刚壁喝道:“破!”一道金光如流星般的向着金刚壁冲过去。迦提活佛看着龙如风面前的盖子,想起古老传说中的伏魔法轮,不由得失声喊道:“伏魔法轮。”话声一落,那金光跟着他所布下的金刚壁一撞,“砰”的一声,一道气犹如水波纹般向着四方散去,迦提活佛向着佛像的一边闪去,才避免被伏魔法轮的光芒射到。龙如风脸色铁青的收回伏魔法轮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伏魔法轮一下子使他用去了差不多百分之八十的灵力。迦提活佛看到龙如风收回伏魔法轮,便身形如鬼魅般的出现在龙如风的面前,伸手一抓,就从龙如风手中把伏魔法轮抢到了手里,爱不释手的看着伏魔法轮。龙如风楞了一下,过了半晌才醒过来,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为什么抢我的东西。”迦提活佛没有回答龙如风的话,反问道:“你说,你这个伏魔法轮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龙如风没有好气的说道:“你管我是从什么地方来的,你倒说说,抢我东西是什么意思?”迦提活佛也不理会龙如风说什么,拿着伏魔法轮左右翻看,过了好久,才自言自语喃喃地道:“想不到我有生之年,能见到传说中的伏魔法轮。”龙如风看着迦提活佛拿着伏魔法轮呆呆的自言自语,伸手向着伏魔法轮一抢,谁知迦提活佛灵活的手一晃,就避开了龙如风的手。龙如风气愤的道:“你把东西还给我,你这个样子,跟强盗有什么分别,还说你是活佛。”迦提活佛盯着龙如风,说道:“你这小子懂什么,这伏魔法轮已经消失了两千年,就是两千年前也没有人能用它,没有想到你这小子居然能用这伏魔法轮,你说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?”龙如风哼道:“这你就不要问了,现在请你把东西还给我,还有就是我刚刚已经破了你的金刚壁,也请你把佛水拿给我们。”迦提活佛望了一下陈华为三人,说道:“佛水没有问题,我马上给你们。”他说着,走进佛像背后,拿出一个拇指般大小的白玉瓶,交给陈华为说道:“这些够你师父用的,你们先回去,我有事要跟这位施主商量。”龙如风说道:“我可跟你没有什么好商量,你把盖子还给我,我现在就走。”迦提活佛呵呵的笑道:“这可由不得你,你把怎么得到这个伏魔法轮的经过跟我说一下,还有把心法说出来,我就让你走。”龙如风怒道:“你……”气得再也说不出话来。迦提活佛望着站在一边的陈华为,厉声喝道:“你们还不走,是不是想我收回佛水呀!”陈华为刚刚只是听到龙如风跟迦提活佛的谈话,就发呆了一下,被迦提活佛这么一喝,他就清醒过来,马上向着迦提活佛施礼道:“我们马上就走。”说着,转过身对言琪她们说道:“师妹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言琪望了龙如风一下,担心的道:“那龙如风……”陈华为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他关我们什么事,反正我们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”言琪焦急说道:“可是龙如风是来帮我们的,我们怎么能留下他一个人不管。”陈华为不耐烦的说道:“是师父重要还是他重要,你再不走,我可要回去告诉师父你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,龙如风怎么样是他自己的事。”言琪说不过她师兄,只好来到龙如风的身边,说道:“龙如风,你小心点,你出去以后打个电话给我。”龙如风想不到他帮他们这么大的忙,而他们居然不管他的死活,要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,气得差点把牙齿咬断,冷冷的说道:“不劳费心,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,从此我们再也没有什么关系,不过你叫你师兄小心点,我出去就让他好看。”言琪看到龙如风冷冰冰的话,心里不由得一酸,两滴眼泪流了下来。陈华为哼了一声,说道:“等你有命出去再说吧,你好好在这里待着吧。”说完,哈哈大笑带着言琪她们走了出去。龙如风被陈华为气得一肚子气,没有地方出气,看到迦提活佛大声喊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你这种行为也配做活佛吗?”迦提活佛由于得到伏魔法轮,心情喜悦,说道:“你可知道这伏魔法轮是什么东西吗?伏魔法轮是当年释迦如来采用五彩神石、天地之火,在天地之极整整练了七七四十九年才练成的一件法宝。”“传说,这件法宝能够使人度劫成佛,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。你说如果我悟通了,那我就不用每世都要转世,今世我就能成佛了。”说完,抬头哈哈大笑起来,就像他已经成佛一样。迦提活佛突然停下,伸手发出一道灵力,向着龙如风的脑袋封去,龙如风被那道灵力一封,紧张地问道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“你不用紧张,我只是封了你的元婴,没有想到你居然修炼到元婴期。现在你跟平常人没有什么分别,只要你把修炼之法跟我说,到时我就帮你解开。”龙如风气得暴跳如雷,说道:“我永远也不会跟你说的,你不要想了。”迦提活佛不理龙如风,伸手打了两下掌声,两个喇嘛走了进来,恭敬的说道:“拜见活佛。”迦提活佛吩咐道:“把这个人带到七号房间里,没有我的吩咐,谁也不许接近他。”

  福彩3D第2020088期奖号为746,试机号为319。奖号012路比为1:2:0,奇偶比为1:2,和值为17。

  福彩3D第2020038期开出奖号392,试机号577。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一肖中特公开免费选料

Powered by 香港一码两码中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