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部分

真气就变成乱闯

龙虎山,原名云锦山。东汉中叶,第一代天师张道陵,在此肇基炼九天神丹--“丹成而龙虎见,山因以名”。张天师在龙虎山承袭六十三代,历经一千九百多年,是一姓嗣教最长的道派,素有“北孔(孔夫子)南张(张天师)”之称,“百神授职之所”的大上清宫,始建于东汉,为祖天师张道陵修道之所。道教兴盛时期,曾建有九十一座道宫,八十一座道观,五十座道院,二十四殿,三十六院。宫内伏魔殿的镇妖井,就是施耐庵笔下,梁山一百零八将的出处。龙如风来到龙虎山已经有半个多月了,在这一段时间里,把周围每个角落都寻找遍,可是都没有发现修真的蛛丝马迹,而所带来的钱,倒也花得七七八八,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只好从原来的酒店搬到招待所住,只为了一天便宜七十元。这天龙如风像往常一样,来到龙虎山上寻找着修真之物,跟着一些旅客来到半山,他就跟着别人分道扬镳了,别人是走一些好走之路,而龙如风专门是寻找一条崎岖坎坷的山路行走。他想,在这些没有人经常去的地方,才更有可能寻找到他想找之物。龙如风艰难的登着崎岖坎坷的岩石,手心被岩石擦出丝丝的血迹,没有多久就来到一个峡谷,四周岩石环抱,芳草遍地,峡谷里温暖如春,峡谷就像一幅春的图画。看着这样的美景,龙如风连手中被岩石所割破的疼痛也忘记了,往前方向着谷中走去。他脚踩在地下,那地面不知积累了多久的树叶和树枝,发出“喳、喳”的响声。向着峡谷慢慢走了进去,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龙如风一脚踩空失去了平衡,向着地洞摔了下去,身体被洞周围凸出来的地方,撞得“乒、乒、乓、乓”乱响,最后才摔到洞底下。原来,龙如风所踩之地是一个地下洞,只是长年累月被周围的树叶所盖住,所以使人看起来跟地面一样。一摔到洞底下,人还是很清醒向着上面一望,只见洞的四周还有一些树枝、树叶的东西向着洞里掉下来,洞有七、八米高,大约直径一米左右,地下四处散落着一片白白的兽骨。他想站起来,突然右脚传来阵阵激烈的疼痛,使他站起一半的身体,又重重的摔倒下去。龙如风这时才注意起自己的身体,只见周身的衣服支离破碎,到处沾满了血迹。他的身体有好多地方都被划破,流出了浓浓的鲜血,而右脚传来阵阵的痛楚,估计是断了。看到这些,龙如风昂首向着外面大声喊道: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……”喊了半天,一点效果都没有,回应的只是阵阵的山洞回音。看到这样的情况,心情凄惨恶劣极了,他暗叹道:“没有想到自己求道未成,而如今居然要命丧此地。”不由得长吁短叹起来。看着周围陪伴着自己的只是一堆白骨,整个人感到非常无聊。求救无效,只好按着玉简心法修炼起来。龙如风闭目把真气向着奇经八脉行运周转小周天,自从修炼这么久的真气以来,仍然没有办法运转大周天,只能运转小周天。本来他已经打通了天地之桥,应该可以运转大周天的,但是由于他的真气直接从外面吸取的,不是靠自己修炼所得的,因此这么久都没有办法把它们收为己有,只能靠每天慢慢的练习把真气收为己有。每次把真气向大周天行走去,一到天门穴,真气就变成乱闯,吓得他把它们收回来。今天,龙如风又用小周天运转了三十五遍以后,要运转最后一圈时,龙如风暗道:“反正要死,不如死个痛快。”想着,便把真气向着天门穴直逼了过去。果然那真气一到天门穴就分为几股乱转起来,龙如风一心想死,也不管这些,强行驾驭起其中一道大的真气,向着松果体直逼了过去,其余的不管,便随它们乱闯。但那股大的真气达到松果体时,松果体发出一道灵力,顺着真气从上到下的行走到下丹田里,然后跟下丹田里的真气结合在一起。两股一结合,使得本来那股像小水沟一样的真气,变成了大海一样的气流,犹如波涛汹涌,向着经脉行走去。如此凶猛的真气,根本不是龙如风所能驾驭,他只好像个旁观者,默默的看着它们自行的运转着。真气越来越快的在身体运转,突然戴在脖子上的八卦玉佩也发出一道能量,从天门穴而进,跟真气结合在一起。龙如风受不了如此强大的真气,一下子就昏死过去。等到龙如风朦胧的清醒过来,运下真气,真气很畅通的行走一个大周天,当真气在行走时,他居然发现,可以看到体内真气的运转情况。只见松果体已经变成了一个银白色、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婴儿,大约有一寸大,盘坐着。而下丹田所有的真气,围着一个金黄色的珠子运转着,全身的真气慢慢的向着大周天的运转着。没有想到苦苦所追求的道胎,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得到了。龙如风一时高兴,忍不住手手舞足蹈起来,突然想起自己的右脚不是断了吗,现在怎么好了?这时才注意到,全身上下一点伤疤都没有,皮肤犹如婴儿一般,他暗想道:“难道这就是玉简所说的脱胎换骨?”高兴得左右翻看自己的双手。双眼向着地下望去,只见地下散落着几块碎玉,龙如风本能的用手向胸口一摸,果然发现八卦玉佩已经不见了。八卦玉佩的破碎虽然对他来说感到可惜,但是跟他炼成了元婴相比,八卦玉佩根本就微不足道。短短的几天内,使他经历了从生到死,又从死到生的这一过程,使他的意志更上了一层楼。捡起破碎的八卦玉佩放进口袋,望着洞口,他提气曲脚向着上面一跳,仿佛火箭炮一样,直冲到洞口。一出地洞,没有心情看峡谷的美景,向着小镇跑了回去,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看着手表已经是三月二号,自己整整昏迷了七天。回到旅店,龙如风发现自己那些行李还在,他从头到尾的梳洗了一番。想到现在的情况,龙如风心想:“现在最要紧的是找一份工作,要不然真的要去当乞丐了。”从楼下吃完饭后,就到处逛着找工作,最后找到一家名叫“光明集团”的外资公司设在这里的分部。凭他过去上班的经验,当场就被录取了。翌日,走进公司,向总机小姐说明他的来意,同时把招聘书拿给她看,总机小姐带着龙如风来到经理办公室报到,经理人很客气,安排他做办公室助理。龙如风一听差点就气昏,他望着经理暗道:“说得那么好听,其实就是打杂的,在营销部这里,谁都可以叫你做什么的那种,想我虽然文凭不高,但是凭我工作了这么多年的经验,也不应该干这个呀。”不过气归气,工作还是要做的,龙如风一想,现在全身只剩下七百元,就什么冤气都没有。周经理带着他来到办公厅,向着大家介绍道:“我给大家介绍位新同事,这位新来的同事叫龙如风,大家认识一下。”龙如风微微的向着大家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们好,以后叫我小龙就行,还请多多指教,我刚来,什么都不懂。”大家跟龙如风打了声招呼,又开始工作。“陈伟,你给龙如风安排一下。”周经理向着一位戴一副黑色眼镜、长着一张国字形脸、双眼无精打采、大约一七三公分高的人吩咐道。陈伟上前道:“你好!我叫陈伟,是这里的组长,有什么事可以问我,现在你跟我来吧。”龙如风跟着来到一张办公桌旁,陈伟说道:“你就坐这里吧,你会电脑吗?”“没有问题,我可以的。”陈伟吩咐道:“那好,你把昨天跟今天的订单整理一下,资料都在电脑里,好了以后列印一份出来给我。”龙如风坐下去打开电脑一看,心里暗呼道:“我的妈呀!这不是要我的命吗?”大约有上千个订单,要一份份的整理。龙如风马上就投进工作中,不想第一天上班就给大家一个坏的印象。他在电脑键盘上敲敲打打,到中午,那上千份的订单才做了一半,而公司的同事已经出去吃午饭了,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,先去餐厅吃饭。随着同事来到公司的餐厅,拿起公司发的ic卡给服务员刷了一下,服务员拿了一个速食盆子给他,龙如风拿着盆子到另一边打饭。回到餐桌上,看到几位男同事都在同一张桌子上吃,就走过去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坐下去。身旁的杨昆对着方有佳说道:“你看,陈伟又跑过去杨丽铃那里坐,人家都不理他,他还拼命的往上挤,真拿他没办法。”方有佳左右望了一下,神秘的道:“没办法,谁叫他是周经理的侄子,要是别人,杨丽铃早就向公司投诉office性骚扰,公司多少同事吃了她的白眼,就这小子不死心,一有机会就往上钻。他这样子,看来我们的冰山美人也拿他没办法。”杨昆忿忿地哼了一声,说道:“什么冰山美人, 香港精选一肖一码全年资料要是我出手的话, 香港六合心水资料网百分之百手到擒来。”方有佳不服气的说道:“你不要吹牛了,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公司吃过她亏的男人还少吗, 香港一肖中平特公式你还在这里吹他x的牛皮,这小女子看着斯斯文文,对付男人的手段是出了名的狠毒,你要是能泡到她的话,明珠酒店我请客,怎么样?”杨昆看到方有佳小看他,气愤的说道:“好!就冲着你这句话,我泡定了,你就等着请客,我先跟你说好,到时你要请全公司的人一起的,最少也要花上四位数。”方有佳拍胸口说道:“没问题,你要是能泡到她,我就请,问题是你要是泡不到怎么办?”杨昆豪气的说道:“我要是泡不到,一样请公司里的人到明珠大酒店吃饭。”“那总该有个时间吧,要不你一辈子泡不到,我们要等你一辈子呀,三个月怎么样?”方有佳问着。“好,就三个月,你就等着请吃饭吧。”杨昆说完,饭也不吃就走。听着他们的谈话,使龙如风对杨丽铃产生了好奇心,眼睛向着他们所说的方向望了过去。她留着一头乌黑长发,一双月牙似柳叶一样细长眉毛下,闪亮着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,一张粉红色的瓜子脸,真是人看人爱。龙如风看了杨丽铃以后心里想道:“怪不得全公司都为她疯狂,就是自己看了以后,也差不多流下鼻血。如果自己不是答应章雅园,也会像陈伟那样,犹如一只苍蝇一样围着她转。”一顿饭下来,已经是一点多了,龙如风想着还有大把的订单没有做完,就不跟别的同事聊天,马上跑回办公厅做起工作来。到了四点多,龙如风才大大的呼出一口气,暗道:“终于做完了这场马拉松工程。”想着,把列印好的订单收起来,送到陈伟办公桌前。陈伟接过去后,把订单放在一旁说道:“好了,有什么事我会叫你的。”龙如风向着陈伟说道:“陈组长,那我下去了。”翌日,龙如风在公司打听哪里有便宜房子可租时,耳尖的杨昆马上走过来问道:“你是不是要租房子?”龙如风点点头,问道:“你知道哪里有?”杨昆问道:“你是一个人还是……”龙如风忙着回答道:“就我一个人。”杨昆说道:“我现在住的房子,本来是与一位同事合租的,现在他已经结婚了,所以我一个人住,你一个人的话,可以与我一起合租,这样我也减轻点租金。”龙如风大喜之下,与杨昆一拍即合,下班就把一些行李搬了过去。半个月后,差不多要下班时,公司来了一份通知说,总公司从香港派来了一位高级干部,要跟大家开个会。同事们一听到总公司下来人要开会,就都在议论着这次会议的主题。这时,杨昆走到龙如风的办公桌来,神秘地问道:“小龙,你知道这次总公司派谁来吗?”龙如风看了他一下,手里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档案,说道:“我哪知道,像我这种小职员怎么知道这种事,难道你知道是谁来。”杨昆一听到龙如风这样说,兴趣就来了,像是知道什么国家机密的说道:“山人自然知道。”而旁边的小李一听,马上把话接过去问道:“你知道,那是派谁来?”杨昆咳了一下说道:“我跟你们说呀,这次来开会的不是别人,是我们的太子爷亲自到来,还带了他的妹妹一起来。”接着又凝重的说道:“你们说这意味着什么,你们知道这边的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,一直空闲着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这次来可能就是任命总经理的位。”“你们想一想,总经理肯定是两位副总其中的一个了,而这时一个副总的位置就会空闲下来,然后我们公司那几位经理,都盯着那个副总的位,而哪个部门的经理上去,那经理……”小李急得乱转对着杨昆问道:“那你说,三个部门哪个经理最有希望,而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?”杨昆看小李那个样子,虚荣心感到满足的说道:“我是昨天中午去找杨丽铃时,经过会议室听到周经理跟陈伟说的,那时我看他们两个挺神秘的,我就偷偷的走到会议室的旁边,听到周经理跟陈伟说道:“这几天工作多小心一些,我收到消息说总公司派了太子爷下来。”没想到这么快太子爷就到了。”“我看从今天起,到太子爷走的那天,我们公司就要风起云涌了,八仙过海各显神通。我们有好戏看了。”说着呵呵地笑起来。而这时陈伟回到办公厅道:“大家到餐厅集合,总公司副总裁要跟大家说话,还有,都要精神点,这是经理交代的。”龙如风心想:“杨昆这小子平常三八的样子,这次可能倒给他说中了,公司风起云涌已经开始了。”来到餐厅,平常吃饭的桌椅已经被排成一排排,新闻资讯前面也放着四张办公桌,用一条红布盖着,上面摆放着几瓶公司生产的饮料。他们有秩序的向第二排坐下去。杨柳川副总经理带着一位剪着一个学生头、穿着西装革履、一双剑眉下三角眼左右望来望去的人来到现场,看起来很神气的样子。龙如风想:“不用说,这个肯定是太子爷了,要不然平常公司趾高气昂的杨副总经理,怎么会那么低声下气的像只哈巴狗一样,在前面给他带路。”在太子爷后面的是一位穿着牛仔衣、走起路来整个人神采飞扬、使人感到青春活力的女子,可惜看不到她的脸,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长得不错。几个人先后坐上了办公台上,陆经理站起来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各位同事,经过半年来大家共同的努力,使我们的集团在这里的分部站住了脚,也使我们的产品占领了这里百分之十五的饮料市场。”“总公司为了鼓励大家,特地派副总裁跟市场总监来看望大家,在这里我们给他们热烈的掌声,以表示对他们的欢迎。”说完,他自己先鼓起掌来,下面也跟着鼓起掌声。掌声过后,他接着说道:“下面,有请我们总公司的副总裁讲话。”说完转过身向着副总裁道:“副总裁请。”“各位同事大家好,今天第一次见面,先自我介绍一下。我姓言,这位是我小妹。”言副总裁说着,指着他旁边的女孩道。“由于各位的努力,使公司比预期增长了百分之五的市场占有率,所以公司特地派我跟小妹来看望大家,别的我就不说了,今天晚上公司包下了富丽华歌舞厅,在那里开个酒会,以感谢大家对公司的努力,希望大家带舞伴来参加。谢谢。”言副总裁说完就坐了下去,台上的几位经理卖力的鼓起掌声,下面也同样的鼓起掌来,一时间,掌声如雷般地在四周响起。陆经理等大家的掌声完后,站上来道:“好了,现在就这样了,散会。”回到家已经是六点钟了,龙如风对着杨昆道:“今晚去什么地方吃呀?”“随便,哪里都行,我先去把衣服换下,来帮我看看今晚要穿什么好。今晚杨丽铃都在,我要好好的表现一下。”杨昆说着,就跑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去。龙如风躺在沙发上,眼睛望着天花板,向着杨昆说道:“等一下吃完去酒会,不过你怎么知道杨丽铃没有带舞伴来参加?我看你努力这半个月来,人家话都不跟你说一句,你是请吃饭请定了。”房间里传来杨昆的声音道:“我早就查过了,杨丽铃没有男朋友,所以她今晚肯定没有带舞伴来参加晚会的。到时候你看我怎么把她抱在怀里,跳情人舞。”龙如风反击他道:“得了吧,跳情人舞,你省省吧,公司好多人都跟你有同样的想法,那个陈伟就是第一个。”说完也不理杨昆,站起来向着自己房里走去。龙如风跟杨昆在小吃店吃了没多久,杨昆的手机就响起。手机里传来周经理的声音道:“我是周经理呀!晚会场地那边人手不够,你去帮忙一下。”说完,就把电话挂了。杨昆“啪”的一声,把手机重重放在餐桌上,破口大骂道:“他x的,现在还来搞这种事。我本来还想去约杨丽铃的,你看现在什么都完了。”横眉竖目的把一只脚跷上了椅子。龙如风看着他气得发抖的模样,说道:“你都穿成这个样子,怎么能去帮忙,还是我去吧,你只要应付好杨丽铃就行。”杨昆听到事情有转机,马上眉开眼笑,他抓住龙如风的肩膀道:“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,这才是我的兄弟。以后你要我上刀山,下火海,绝对不皱一下眉头。”龙如风不耐烦的挥开杨昆的手道:“行了,行了!还再生父母,等一下不知要来什么,我走了,你接完就来,晚上我还要看你的表现。”杨昆放开手耸了耸肩膀,向着龙如风尴尬笑了笑。龙如风不理他,向着外面走去,叫了一辆计程车到富丽华歌舞厅。龙如风刚踏进歌舞厅,就望见人事部的几位同事在那里布置舞台,已经搞得差不多了。心里不由得暗骂周经理道:“拍马屁也不用拍到这样,这明明不是他们部门要做的事情,还要叫人来这里做表面功夫。”随着时间的移转,公司的同事陆陆续续的到来。龙如风向着门外眺望,结果还是没有杨昆的影子。此时龙如风不由得感到奇怪,心想:“就是做什么都应该来了,怎么这么久还没有看到人影。”龙如风想着这些,向着门外走了出去。只见杨昆无精打采,犹如蜗牛行走般的向着歌舞厅走过来。看到杨昆的模样,就知道他吃了闭门羹,龙如风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他道:“以后有的是机会,不要太急。”杨昆垂头丧气,什么也没说的跟着走了进去,心情极为恶劣。公司几位经理级人物跟言副总裁两兄妹,也从楼上慢慢的走了下来。言副总裁潇洒的走向舞台中间,拿起麦克风,向着大家道:“欢迎各位今晚来参加这个舞会,希望大家能渡过一个美好的夜晚。”“为了报答大家对公司所做出的努力,今晚哪三对跳舞跳得最好的,半个月后,由我带领他们六个人,去半个月铃藏旅游,所有的费用都由公司出,希望大家都拿出自己的水准,现在晚会开始。”言副总裁话一落地,下面响起了如惊雷的掌声,大家一下子神采飞扬。去旅游还是一回事,跟副总裁半个月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提升,那就不同了。音乐一出,舞台上灯光四射,十几对男女随着音乐轻歌曼舞,做着各种优美的花样,犹如一对对蝴蝶在花丛中戏舞着。言副总裁跟杨丽铃在舞台上翩翩起舞,两个人随着音乐的旋律,扭转着优雅的动作。公司好多杨丽铃的追求者,都无可奈何的望着他们,神色透露着失望之色。一曲终结,大家各自走回座位。言副总裁很绅士的把杨丽铃送回座位,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音乐再次响起,公司的同事各自寻找着舞伴重回舞台。杨丽铃孤单的坐在座位上,没有人敢去请她跳舞,可能大家都想副总裁对她有意思,而不敢行动。而言副总裁的妹妹也差不多,她们两人都各自坐着一张桌子,一边品尝着杯中的红酒,望着舞台上的舞姿,神态就像是腊月中的傲梅。杨昆心情低落的大口大口地喝着酒,仿佛外面的一切跟他无关一样。龙如风看着身边的杨昆,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,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过去请人家跳舞?”杨昆哽咽道:“你没有看到吗,副总裁看上的人,谁敢跟他争?”经过跟杨昆这段时间的接触,龙如风知道他的心地是很好的,只是人比较轻浮。看他凄然的样子,心里决定帮他一把,虽然这只是一步,但以后的就要看杨昆自己了,说道:“你过去请她,她百分之百答应的,快去。”杨昆没信心的道:“怎么可能?我今天约她时,她都拒绝于千里之外,怎么可能跟我跳舞,我过去不是自找苦吃吗?”龙如风呵呵地笑道:“什么时候我们的大众情人也会对自己没信心,你要是相信我的话,你就过去,如果她不答应你的话,我以后就不姓龙,怎么样?快点过去!要知道过了这个村,就没这个店了,现在你没去怎么知道呀!”杨昆仿佛被龙如风的话激到一样,站起来伸手拿起桌上的酒大喝一口,借着酒气漫开,大步的向着杨丽铃走去。公司的人看到杨昆这个异常的举动,不禁都睁大了眼睛望着他,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。杨昆来到杨丽铃的身旁,温柔问道:“杨小姐,能请你跳支舞吗?”说完目视着她。杨丽铃从杨昆向她走过来就心中有数,抬头望了一下杨昆,脸上冷冰冰的张嘴就要拒绝请求。杨昆从杨丽铃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的结果,一张被酒精催化得红红的脸,这下子变得更加红得像要滴出血来,尴尬万分的站在那里。龙如风集中精神向着杨丽铃望去,向她发出一道指令,要她答应杨昆的邀请。杨丽铃果然受到龙如风精神力的影响,脸上绽开笑容,犹如冰山被烈火溶化。她柔声细语的道:“好呀。”她说着,优雅的伸出右手。杨昆被这突然的转变搞得有点措手不及,喜溢眉梢,伸出了发抖的手,牵起杨丽铃走向舞池。那些本来想看杨昆笑话出丑的人,被这突来的一举搞得瞠目结舌,满脸惊异之色,望着在舞池中起舞的杨昆,大家心里不由得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敢去请她跳舞,而失去了亲近美人的机会。看到事情成功,龙如风收回灵力,这时只见言副总裁的妹妹双眼发出一阵光芒,身上浮起了淡淡的灵力。龙如风心里一寒,暗道:“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青春逼人的美女,还是一位少有的修真者,看来自己对杨丽铃做的这些小动作,绝对逃不过她的法眼。”那双伶俐的双眼盯了龙如风一下,站起来向他这边走了过来。龙如风不敢跟她相望,把脸向着别的方向望去,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言总监来到龙如风身旁,自我介绍道:“你好,我是言琪,请教贵姓大名?”看到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想逃避也没有办法,只好客气的道:“言总监你好,我是龙如风,不知言总监有何贵干?”言琪没有按照龙如风想象那样的开口就向他问杨丽铃之事,反而说道:“我能请你跳支舞吗?”给言琪这样一说,龙如风显得手足无措,挥着手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会跳舞,你请别人跳吧。小李会跳,你叫他跟你跳。”说着,指着坐在旁边的小李。小李没有想到龙如风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他,惊慌失措向着言琪表示自己也不会,便找个借口逃走。言琪没有意见,转开话题说道:“那你都不请我坐吗,难道要我站着?”龙如风慌忙的拉开一张椅子,请她坐下。当龙如风转身向服务员拿个酒杯时,见到大厅的人都向他这边望来,一时间只有音乐的响声,而没有一句人言,各人都现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。看着大家的表情,龙如风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,心想:“没想到一时的兴起,而惹来这么多的麻烦。”龙如风倒了杯红酒,送到言琪的面前,然后拿起自己的酒杯说道:“言总监,我敬你。”言琪啜了一口杯中的红酒,向龙如风微微一笑道:“没有想到我们公司还有你这么一位高人存在,只是不觉得这样子做很不道德吗?我看你也不像是坏人,要不然凭你的本事,也不用在我们公司做一个小职员,能跟我说下这是为什么吗?”言琪的话虽然是柔和,但是逼人的语锋,使龙如风不知所措。他忙着向她解释道:“言总监,你相信我,我没有恶意的,只是看我这位同事那个……为情所困,才想着帮他一下。你看我现在都没对她做什么,他们不是聊得很投机吗?”说着,龙如风向舞池中的杨昆他们望去。看着言琪还要说什么,龙如风先发制人的道:“言总监,对不起,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,拜拜。”也不管她想说什么,飞快站起来向着门外就跑。先回到家的龙如风,一直到十一点半,才看到杨昆神采飞扬的唱着情歌回来,满脸春风、得意洋洋,跟喝闷酒时垂头丧气的模样有着天渊之别。杨昆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怎么先走了,全公司的同事都在议论你。快给我道喜,我跟杨丽铃进了前三名,半个月后我们就要跟随副总裁去铃藏旅游了。”“嘻嘻,说起来,我还真要感谢你,要不是你,我也不会成功,你可是我的大恩人,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,水里火里我一定到。现在我不跟你多说了,我喝多了,要回房睡觉啦。”看着杨昆回房睡觉,龙如风想着今天的事情,忐忑不安地想:“明天她来找我,我怎么办?”翌日来到公司,龙如风从走廊走过,身边之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,搞得他浑身不自在,要是有个山洞,他马上钻进去,才不用被这些人的眼光所折磨。龙如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上了一天的班,结果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想象那样。生活又恢复了往常的节奏,龙如风逍遥自在的过了半个月。这半个月里,周经理经常对他嘘寒问暖,工作量也少了好多。看着周经理突然对他的转变,龙如风不由得感觉到有点好笑,心想:“周经理肯定被那晚的情景所迷惑,以为自己跟言总监有什么背后关系,才这样子的巴结自己。不过这样子也好,自己也乐得轻松。”这天,龙如风回到家里,发现杨昆跟杨丽铃都在,而且饭已经做好了,龙如风开玩笑道:“回来得真不是时候,会不会影响着你们的两人世界呀?”杨丽铃给他这么一说,脸上顿时浮起了一阵粉红色。杨昆接过话笑骂道:“你这小子没心肝,我们两人做了一个小时的饭请你吃,你还说这种没良心的话。”龙如风呵呵地笑道:“那就谢谢你们。”杨昆边吃边道:“今天公司通知下来,明天我们要去铃藏旅游。你要什么,到时我给你带点回来。”龙如风漫不经心的道:“明天就去吗?到时帮我带点特产回来就行。”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,看着他们眉目传情,龙如风不想再做电灯泡,找个借口便回房练功。自从元婴练成以来,他的进展很快,现在元婴已经有三寸高了。第二天,由于杨昆他们十一点才在公司集合,因此龙如风也没叫他,便独自来到公司。大约十点钟左右,只见杨昆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:“阿风,言总监临时指名要你跟我们一起去,我把你的衣服带来了。”大家听到这话,都表现出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。听到杨昆的话,龙如风呆了呆。杨昆不管三七二十一,拉着他就跑,到达门口时看到大家都在,龙如风向着众人点了点头。言琪脸上带着神秘微笑,走过来说道:“龙先生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龙如风尴尬地对着她笑了笑,应了她一下,便跟着众人坐上了公司为他们安排去机场的车。

  中证网讯(记者王舒嫄)易居房地产研究院12日发布报告指出,4月,住户部门贷款余额同比增速由降转升,同比增长13.9%,增速分别比上月末高0.14个百分点,比上年同期低3.5个百分点,增速小幅提高。4月大部分城市商品房成交量开始回升,住户部门贷款余额同比增速由降转升,拐点可能已至。

  巴萨名宿埃托奥近日接受了DAZN的采访,他透露,当年因为自己的建议,梅西的职业生涯发生了改变,梅西也就此向他表示感谢。

,,黄大仙玄机精选资料

Powered by 香港一码两码中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